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华历史 > 元朝 > 正文

元朝皇帝和海南定安妹的那些事

2011-11-15 22:34:05 作者: 来源:中国历史网 点击:

元朝皇帝和定安妹的那些事

  定安是海南四大古邑,有着丰富的人文历史轶事。其中,最让定安人自豪的是,在元朝天历二年(1329年),刚刚当上皇帝的元文宗图帖睦尔忽然下旨把定安县升格为南建州,直接隶属于海北海南道宣慰司,并封定安南雷峒主王官为世袭知州。

  蒙古大军缔造的元代,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疆域最广的帝国。一个小小的、偏居一隅的海南岛的定安县,是什么原因能受到皇帝如此青睐?

  南建州,在海南的历史中只存活了四十年,又是什么让这个海南历史上最老的“特区”州坍塌得如此迅速?

  其实,南建州的历史很简单,因为一个定安人的义情成就了一个落难太子的艳遇,而这段艳遇的温暖却回报了定安历史上的一段特殊的经历!

  让我们一起来寻觅元皇子与青梅结缘的历史遗迹吧……

  元皇子府城艳遇

  元至治元年(1321年),时为亲王的图帖睦尔(元武宗次子),因宫廷内争,被英宗(1321-1323年在位)放逐琼州,住在今天的府城。

  居住在府城的元太子,怎么会与定安有关联?(《元史卷三十三》文宗第二七四三页)与《正德琼台志》中记录了文宗贬居琼州的一桩逸事:

  “元帅陈谦亨家有侍娃,名青梅,通词翰,善歌舞,声色并丽。至治间文宗在潜邸,慕之。尝示其家,以觊窥之。意不就,因赋诗云:自笑当年志气豪,手攀银杏弄金桃,溟南地僻无佳果,问着青梅价也高。”

  清光绪《定安县志》根据《王氏族谱》记载了此事的后续,文宗当时为翩翩少年,求青梅不得,心情黯淡,便到定安游玩。到南雷峒时住在峒主王官家,王官不仅礼遇周到,还“为之出三百金以聘青梅”,终于遂了心愿。

  原来史志上记载了元太子一个艳遇的故事。元太子图帖睦尔被贬来海南岛,寓居在琼州府元帅陈谦亨家,正好府中有一侍女名青梅,能歌善舞,声色并丽,使图帖睦尔动了心。然落魄太子一穷如洗,且意志消沉,青梅姑娘不同意。

  此事被当时定安南雷峒主王官知道了,便上府城,接上了心情灰暗的皇太子,到定安南雷峒(今定安岭口、中瑞农场一带)的老家来旅游散心,尔后王官亲自为媒,又资助太子聘金,让皇太子终于和青梅好上了。

  贬居琼州两年多且只有20岁的图帖睦尔太子,于泰定元年(1324年),忽然被召归北上,并封为怀王。四年之后,图帖睦尔于天历元年又忽然登基当上了大位,成为元朝第12位皇帝。

  元文宗登基后,对他的流放地——琼州府念念不忘。天历二年,把琼州路改为乾宁军民安抚司,并在潜邸所在之处修建了“雄丽岭海”的大兴龙普明禅寺。

  为报答定安人王官雪中送炭之义,元天历二年文宗将定安县升为南建州,直属海北(今广西北海市)元帅府,封南雷峒主王官为世袭知州。王官封知州后,还获赐金碗玉箸和宫袍等实物奖品。

  于是,一名王姓定安人,因为一次慷慨的义气,成就了定安的一段丰富的历史。

  当然,图皇子当上皇帝后,不仅将定安升格为一个有点特殊意义的“行政特区”,而且,据说还不忘记旧情,民间流传,文宗曾下旨召青梅回京为妃。史志上却说,这青梅命薄,人到浙江就死在途中……

  定安妹是谁?

  正史上说,这个海南妹青梅是琼州府元帅陈谦亨的一个侍女。

  坊间流传许多版本。有一说法说青梅是文昌人,依据史上对青梅的表扬:“声色并丽”。既然青梅长得漂亮,且“通词翰”,符合文昌女人知书达理、漂亮靓丽之名声。

  也有坊间说青梅是定安人,其依据是青梅“善歌舞,声色并丽”。也吻合自古海南“文昌郎、定安娘”之美称。当然,支持这一版本的重要依据是:青梅的“红爹”王官就是定安人,至今定安皇坡村还留有传说中的元帝与青梅在王官的老家,共同栽植的两棵被称为“爱情树”与“元帝树”的大榕树为凭!

  当然,还有版本说青梅是府城人。

  青梅到底是何许人也?

  定安县委宣传部小燕部长有一次告诉我说:青梅其实真的就是定安人,皇坡村王姓族谱有记载。

  于是,三月五日,我来到了皇坡村,在村民王廷、王槐安等带领下,寻古墓、考古钟、翻族谱、访村史。终于,在岭尾村找到了八十有一的王植坚老人,并将十余本王姓族谱翻阅拍照,终于查到了青梅的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王植坚老人是当年参与王氏族谱修撰者之一。他说,岭尾村原名岭梅村,村中王姓均是王官的后裔,岭梅一名亦是为纪念青梅而取的村名。

  青梅,其实就是离岭尾村不足一公里之远的芬山村人,此村是陈姓。当王老先生告诉我这个论断时,我恰好在王氏族谱总谱上翻查到了一段话,记载了青梅是万州人陈乾富之妹。

  面对我的疑问,王老先生告诉我,当时记谱时,岭口镇芬山村一带与隔岸的琼海万泉河一带都归属万州府管辖。

  芬山现在定安境内,青梅自然是定安人。

  其实,这个论据,定安民俗学者邓学贤先生的《话说南建州》一书也有叙述。

  青梅是哪里人,其实并不重要了,反正是海南妹。

  青梅到底是怎么死的?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晦曲折的历史故事?

  历史太久远了,可能许多疑问将从此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。不过,青梅贵妃死后,史志上却记载了其胞兄陈乾富得到任用提升为万州府元帅。

  (刚峰先生海南历史文化随笔之二)

  本版欢迎研究海南历史文化、民俗文化的学者赐稿;本版稿件为作者一家之言,不代表本报观点。欢迎有不同观点的专家学者赐文探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