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华历史 > 夏朝 > 正文

夏朝历史及文化有望揭开迷团

2012-05-11 09:24:13 作者: 来源:中国历史网 点击:

随着考古陆续发现及发掘的深入,中国历史上迷一样的王朝——夏,将逐步会揭开它神秘的面纱,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开始,下面是我在网上收集到的一些资料:

一个被承认的历史和文明,首先从它的文字上证明(当然不否认,这个文明是现实存在的,正如同中国的夏朝,因为目前没有大量的文物及文字记录,所以在国际上还不被广泛承认)。

文物按出土的年代(碳测法)分析,目前发现的并符合夏朝的是二里头、三星堆等。出土文物的这两个地方,地理位置并不是很近,但很多文物却有很大的共性。两件相同的器物在不同的地区发现应该怎么理解。例如陶■,它同二里头的■,除了陶质和大小以外,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,所以它肯定是从二里头文化传来的,因为别的地方没有。关于它的年代问题,是不是就跟二里头文化一样呢?从■的形制看,应是属于二里头文化早期的,即二里头文化二期或一期。三期的■在这里很少见到。然而,二里头二期、一期的年代是相当早的,根据14C的测定,可以早到公元前2000年。三星堆的■是否与此同时呢?那要作进一步的探索。

又如陶豆,基本上也同二里头文化的一样。现在所见到的三星堆陶豆.其形制相当于二里头文化的早期;按照以前的说法是相当于二里头文化三期,根据现在的新分期,则相当于二里头文化二期。不过三星堆的陶豆较大,要比二里头的陶豆大三倍到四倍。但是从它的特征来看,应该也是从二里头文化传来的。

然而,三星堆出土的■、豆的制作是比较粗糙的,远不如二里头出土的工艺精湛的■、豆。

第三件最重要的陶器是"将军盔",即熔铜的坩埚。它是与铜器有关系的。在三星堆看到的"将军盔",从它的样子来看同殷墟第一期的非常相似,但也有区别。这种器物最早见于殷墟第一期,这对我们断定三星堆铜器的时代是很重要的依据。这种陶器的发现,说明三星堆大批精美的铜器很有可能为本地铸造。我认为三星堆铜■同湖北宜都发现的同类铜■稍有区别,而同陕西城固的铜■几乎没有什么区别,连花纹的作风都一样。但是它同殷墟的铜■多少有些不同,当然其时代同"将军盔";的时代还应该是一致的。

根据三星堆这个地方所出的陶器、陶片来看,它们的最早期肯定已经到了相当于中原地区的龙山文化时期,至少可以到龙山文化的晚期。因为有些陶片同中原龙山文化陶器口沿上的作风完全一样。

从现场观察和从图上看,三星堆遗址很有可能是一个古城遗址,它的规模比之于其他商城也不逊色。文化内涵十分丰富,是值得特别重视的。

如果是城址。首先碰到的就是时代问题,讲到时代就同遗址的分期有关系。所以,分期是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大家把三星堆文化分为四期是可以的,但是否还可以再细分或合并呢?我就不敢说了。谈分期一般总是以地层为依据,而地层又是不能与分期划等号的。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,要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实践与研究才能够下最后结论。如果不把分期的问题解决,那么,关于其学术价值等一系列的问题就不好定下来,例如城址的问题、遗址的性质问题、祭祀坑的问题以及铜器问题等,都不好解决。

我们不是找文化中心吗?从三星堆、月亮湾两处遗址看,规模大、内容丰富,其重要性是十二桥遗址所不能比拟的,当然十二桥遗址也相当重要。如果两者同时,那文化中心就应该是三星堆、月亮湾,而十二桥就不是中心。当然它们可以是同属于一个文化范畴。如果不同时,那就是同一文化的早晚两个中心,即早的是三星堆、月亮湾,晚的是十二桥。不过现在这些问题很难说清楚。

遗址的绝对年代究竟为公元前多少年?这是个说不准的事情。但是,在这一个地方发现就证明有它的延续性,所以,对于探讨这一个地方的文明起源,或者国家起源等问题,都是很重要的。我们只能从三星堆这个地方来考虑,不必更多地同中原去联系。就是说,我们已经发现了很重要的遗址,工作就从解剖这个遗址开始。这次看后,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很大的可能性。这对中国古代史的研究自然是很重要的。从三星堆遗址的发现,可以追溯巴文化、蜀文化的起源,探索它是怎么形成和发展的。从全国来讲,这么大的一个城址的发现是相当重要的,即在中国考古学领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,决不可轻视。

在二里头和三星堆的文物中,有少量文字(一些器具上的铭文),它是一种比汉甲骨文还要早的文字,它到底是什么文字?是汉甲古文的雏形?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面具和文字,国外的很多语言学家去确认,都没有人能够认识那些字,而我国的一个老人却把这些文字几乎认全了(有些文物上的字因为历史太久远而字迹模糊),这是一个彝族的老人,他明确的告诉考古专家说——这是古彝文。

彝族与夏是什么关系?古彝文又是什么呢?本人有幸找到了这样的文章——彝文确实是非常古老的一种文字。刘志一先生曾在《中央民族学院学报》1988第一期上的《论民族文字的起源,发展与消亡》一文说::“全世界所有民族文字,除三种民族文字(古埃及象形文字、古彝文、汉甲骨文)之外,其余各民族文字和现代民族文字,都是不同民族文字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参照上述三种原始民族文字,先由少数人创制出来,然后再向全民族强行推广的,……彝族曾经是夏代的统治者,彝文也曾是夏代的官方文字,为夏代文化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可是,夏王朝灭亡之后,彝族被汉族逐渐的赶到云、贵、川三省高原山区,不能再重新建立统一的民族政权,只能建立分散的血缘家支奴隶主统治,因此彝文不能作为公开的官方文字使用了。

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历史及华夏子孙的定义……,中国的历史本来就是一部多民族共同创造、文化共同交流融合的历史。

三星堆为何有着如此大量的夏朝文物出现呢?历史学家有这样认为:夏朝的统治者被驱逐到这个地方后,在某个阶段他们曾经进行了一场复国的战争,这个遗址就是他们起事的祭台,他们抱着玉石俱焚、破釜沉舟、壮士一去不复兮的心态把他们民族及王朝的祭器及宗器统统埋葬后,全体健壮男丁踏上了北上的征途……

在二里头和三星堆的文物中,有少量文字(一些器具上的铭文),它是一种比汉甲骨文还要早的文字,它到底是什么文字?是汉甲古文的雏形?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面具和文字,国外的很多语言学家去确认,都没有人能够认识那些字,而我国的一个老人却把这些文字几乎认全了(有些文物上的字因为历史太久远而字迹模糊),这是一个彝族的老人,他明确的告诉考古专家说——这是古彝文。

彝族与夏是什么关系?古彝文又是什么呢?本人有幸找到了这样的文章——彝文确实是非常古老的一种文字。刘志一先生曾在《中央民族学院学报》1988第一期上的《论民族文字的起源,发展与消亡》一文说::“全世界所有民族文字,除三种民族文字(古埃及象形文字、古彝文、汉甲骨文)之外,其余各民族文字和现代民族文字,都是不同民族文字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参照上述三种原始民族文字,先由少数人创制出来,然后再向全民族强行推广的,……彝族曾经是夏代的统治者,彝文也曾是夏代的官方文字,为夏代文化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可是,夏王朝灭亡之后,彝族被汉族逐渐的赶到云、贵、川三省高原山区,不能再重新建立统一的民族政权,只能建立分散的血缘家支奴隶主统治,因此彝文不能作为公开的官方文字使用了。

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历史及华夏子孙的定义……,中国的历史本来就是一部多民族共同创造、文化共同交流融合的历史。

三星堆为何有着如此大量的夏朝文物出现呢?历史学家有这样认为:夏朝的统治者被驱逐到这个地方后,在某个阶段他们曾经进行了一场复国的战争,这个遗址就是他们起事的祭台,他们抱着玉石俱焚、破釜沉舟、壮士一去不复兮的心态把他们民族及王朝的祭器及宗器统统埋葬后,全体健壮男丁踏上了北上的征途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