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华历史 > 上古 > 正文

侍女谈隋炀帝的性怪癖:在颠簸御车上临幸女子

2012-07-12 13:25:00 作者: 来源:中国历史网 点击:

 

111111111111.jpg

本文摘自:《一言难尽:隋唐五代历史现场》,作者:杨子家,出版:古吴轩出版社

相传晋朝大始年间,刘伯玉的妻子段氏生性妒忌。一日,刘伯玉在妻子面前诵读《洛神赋》,不禁忘情地对妻子说:“如果能娶到这样的妻子,我就一生无憾了。”段氏却大怒道:“你觉得水神比我好?那么我就去死吧,我死了何愁当不上水神?”于是当夜投水自尽。段氏死后第七天,给刘伯玉托梦道:“你喜欢水神,现在我当上水神了。”刘伯玉惊醒后十分恐惧,从此终身不涉及河流湖泊。段氏死的那个地方,就被后人称为“妒妇津”。当地有这么一个现象,如果有美女要渡过“妒妇津”,必须穿得破破烂烂才能过去,否则招惹了段氏的妒忌,水中会荡起风波将渡船掀翻。当时之人经常这么说:“想娶到好老婆,就要站在妒妇津等待。只要妇女渡河,美丑自然得以分明。”(酉阳杂俎·卷十四诺皋记上)

隋炀帝自从抵达广陵后,经常沉迷于酒色之中,以至于彻夜失眠。他每次入睡前都需要摇顿肢体,或者歌吹齐鼓,才能安然入梦。侍女韩俊娥深得隋炀帝喜爱,隋炀帝每次睡前都召她来侍寝,让她帮助自己摇顿肢体,又给她赐名为“来梦儿”。萧后醋意渐起,私下里对韩俊娥说:“皇帝现在身体不舒服,你应该安抚照料他,怎么可以魅惑他?”韩俊娥畏惧萧后的威严,辩解道:“我伴随陛下从都城而来,曾经看见陛下在御车上临幸女子,车子颠簸,车中女子摇晃,皇帝就高兴。我托了您的福分,得以给陛下侍寝,只是仿效车中的姿态来安抚陛下,并不是魅惑陛下。”纵然韩俊娥百般辩解,萧后还是把她赶走了,隋炀帝也无法留住她。(大业拾遗记)

房玄龄是个怕老婆的男人。一日,唐太宗赐给房玄龄一名美人,房玄龄坚决推辞不要。唐太宗知道内情,于是把他的夫人卢氏召入宫,说了一番大道理,又劝她不要做妒忌之妇。怎奈卢氏就是不听。唐太宗大怒,对她说:“你想活就别妒忌!”谁料卢氏回奏道:“我宁愿妒忌而死。”唐太宗倒了一杯无毒的酒,吓唬她说:“既然这样的话,你就喝了这杯毒酒吧。”卢氏立即接过此酒,一饮而尽,丝毫没有惧意。唐太宗叹息道:“连我都怕你,何况房玄龄。”(隋唐嘉话·卷上)

贞观年间,阮嵩担任桂阳令一职。他的妻子阎氏生性嫉妒。一日,阮嵩在家中设宴请客,召来女奴唱歌,结果也把阎氏招来了。只见阎氏披头散发,光着膀子赤着脚,拿着刀就冲了过来。宾客们吓得四处逃散,女奴吓得拔腿就跑,阮嵩则吓得钻入床下躲避。(朝野佥载·卷四)

唐朝妇女流行在脸上点“花子”,认为这样就会更漂亮。这个风俗源自上官婉儿,据说她因为勾引武则天的男宠,被武则天戳伤面部,伤愈之后就留下了红色斑点。这个红色斑点就演变成了天下妇女争相效仿的“花子”。大历元年(公元766年)以前,很多士大夫家中的妒妇都用这招责罚婢妾。倘若她们看哪个婢妾不顺眼,就找借口往她脸上点无数个花子,时人称之为“月点”、“钱点”。(酉阳杂俎·卷八)

杨玉环生性妒忌。一日,她在不经意间惹怒了唐玄宗。唐玄宗大怒,立即召唤高力士,要把她弄进马车赶回家。杨玉环悔恨之下痛哭流涕,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给高力士,说:“珠玉珍异都是陛下赏赐的,只有头发是父母给的。我希望您把我的头发献给陛下,以此表达我的心意。”唐玄宗看见杨玉环的头发后,也不禁流下了眼泪,怀念往昔旧情,又命高力士把杨玉环召了回来。(开天传信记)

唐肃宗曾经抱着他的女儿在便殿接见李唐。他对李唐说:“我实在太想念女儿了,你不要责怪我失礼呀。”李唐趁机劝谏道:“太上皇想必也是如此思念陛下。”唐肃宗听后流泪,十分伤心。但是此时后宫妒妇张氏握有大权,极力挑拨唐玄宗、唐肃宗父子二人的感情,唐肃宗虽然想念父亲,但是已经身不由己了。(唐国史补·卷上)

裴巽是宜城公主的驸马。裴巽在外面养了个“小三”,结果被宜城公主发现了。宜城公主顿时大怒,立即派遣宦官把小三的耳鼻割掉,再把小三阴部的皮肤剥下来贴到裴巽的脸上。这还不算完,宜城公主又削去了裴巽的头发,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宣读他的“罪状”。(朝野佥载·卷六)

节度使李福的妻子裴氏生性嫉妒,李福十分怕她。一日,有人送给李福一个女奴,李福就向裴氏请示,说:“我做到了节度使这样的高官,只想要一个女奴伺候起居,夫人能同意吗?”裴氏说:“你想要哪个女奴?”李福指着那个女奴说:“是她。”裴氏于是勉强同意了。李福虽然拥有了这个女奴,但是在裴氏的严密监控之下,毫无办法一亲芳泽。李福想和女奴偷情,但又惧怕裴氏,只得暗中贿赂了裴氏左右的奴婢,对她们说:“如果夫人洗澡,就赶快告诉我。”就这样,每当裴氏洗澡之时,李福就借口肚子疼,急忙召女奴前来服侍,趁机与之偷情。(唐语林·卷八辑佚、玉泉子)

陆慎言的妻子朱氏心机深沉,阴险狡诈,把陆慎言调教得服服帖帖。当地百姓称其为“胭脂虎”。(清异录·女行门)

李大壮是河北名儒,却娶了一个悍妇。他经常被老婆“叱令正坐”,如同枯木土偶一般坐在灯前。时人戏称其为“补阙灯檠”。(清异录·女行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