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华历史 > 明朝 > 正文

明宪宗与万贵妃刻骨铭心的不伦之恋

2011-11-21 19:23:57 作者: 来源:中国历史网 点击:

这是一个成化年间的爱情故事。皇帝拥有数不清的女人,但岁数都不会超过他,但万贵妃却年长于明宪宗十七岁,整整相差了一代人。宪宗养于深宫,长于妇人女子之手,幼年遭遇了不少忧患。他的叔父,代理皇帝朱祁钰曾把他废掉,改立亲生子朱见济。这件事使宪宗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,他总是感觉到缺乏安全感。只有到了万贵妃的身边,宪宗的心里才踏实,才能安然入梦。宪宗对万贵妃的感情很复杂,爱与怕兼在,纠缠不清。究竟是爱多一点,还是怕多一点,恐怕只有宪宗自己知道了。

景泰年间的易储风波

宣德三年(1428年),明宣宗的第一任皇后胡善祥被废,改立孙贵妃为后。从这年起,孙皇后多次从老家山东邹平一带遴选宫女入中宫执役。宣德八年(1433年),年仅四岁的万贞儿被选入宫,成了孙皇后面前最年幼的宫女。

英宗即位,孙皇后成为孙太后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英宗北狩蒙尘,拘在也先营中,即历史上有名的土木之变。为了稳定局势,孙太后发了两道上谕,第一道是让郕王朱祁钰监国,总领百官,第二道是立英宗长子朱见深为太子。后来为杜绝也先以英宗为“奇货”的念头,郕王当上代理皇帝,是为景帝。奇怪的现象出现了,当今皇帝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不是父子,而是叔侄。

这是非常不安全的关系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——如果朱见深死了,景帝肯定会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。景帝身边的太监为了迎合景帝的这种心理,也许会对朱见深暗动杀机。更何况景帝的表现是他不仅想把这个代理皇帝变成永久的,还想通过易储来实现内心的万世一系的美梦。这样一来,太子朱见深就处于一种十分危险的境地中。

太子年幼懵懂,孙太后却心如明镜。英宗虽是她找宫女代孕的,但视如己出,情同母子,看待太子也如同嫡亲的孙子一般,因此特意派万贞儿到东宫侍奉。名为侍奉,实为保护。提防景帝及其爪牙对两岁的太子下毒手。

这一年万贞儿十九岁。以前,她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宫女,一无长处,有一点值得夸耀的地方就是她作为孙太后的家乡人,已被孙太后看成心腹,要不然保护太子的任务也不会落到她身上。然而就这么一点契机,造就了一段空前绝后的畸恋,使万氏成为宪宗一朝最炙手可热也最引人诟病的人物。

这还得从景帝易储的一场风波说起。

景泰三年(1452年),景帝开始动了易储的念头。实事求是地说景帝一开始并没有觊觎帝位的野心,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,事情逼到那份儿上了,他再三推辞不过,才即位称帝。但日子一长,他做皇帝做上了瘾,不想再下来,一方面加强了对英宗所在南城的戒备,另一方面考虑废掉朱见深,另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。

但问题在于景帝只不过是个代理皇帝,他的恋栈和易储在情理上讲不通,说到底是一种篡窃行为,为天下人所不齿。

景帝才不管这些口舌之争呢,他听从太监王诚、舒良的建议,打算花费重金贿赂朝中重臣,以塞其口,让他们在易储这件事上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要反对,最好默许。皇帝给大臣行贿,自古未有之事,竟是景帝所为。

行贿按照级别来,大学士黄金五十两,白银一百两,次一等的只有一半,再次一等的只有一半的一半。明朝之初国风尚俭,这些黄金白银已是一笔十分可观的外财。然而大臣对这些贿金却态度有别。大学士陈循、王文收下重礼,准备在易储一事上支持景帝,采取默许的态度。而王直拿到这笔金银以后,却羞愧难当,一连叹曰:“这算什么事!”

易储是非常敏感的话题,谁第一个提出来,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因此陈循、王文等人虽收下贿赂,却不敢首倡易储。景帝着急了,背地里暗骂陈循、王文等人:这帮花子,平白拿了人家的钱财,却不尽心办事,这不等于白抢吗,着实该死!

正在景帝着急的关头,广西瑶人发生了一件事,促使景帝将易储一事摆到明面上,不必再藏着掖着了。

景泰三年(1452年),广西瑶人土司黄夌为其同父异母的兄长黄矰所杀。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

广西思明的土知府黄夌年老致仕,之前上了一道奏折,请求让他的儿子黄钧袭职。黄夌同父异母的兄长黄矰为了争夺土司的世袭权力,派遣他的儿子黄震,以征兵的名义,带兵杀进思明土司府,不管三七二十一,逢人便杀,遇人就砍。黄夌和黄钧父子不能幸免于难,惨被杀害。尤其残忍的是,黄矰将弟弟黄夌父子杀死后,竟丧心病狂地分尸肢解,藏于瓮中,埋于花圃。第二天为了掩人耳目,发丧举哀,到处捉拿“凶手”。

事发之时,黄夌的一个仆人,名曰福童,趁兵马慌乱之际逃身出来,到总兵府揭发事情真相,并以征兵檄为证。因黄矰预谋已久,思明城中也尽人皆知他就是幕后元凶。人言可畏,总兵武毅接到告发后,不敢怠慢,准备逮捕黄矰。黄矰自忖事情败露,大祸不久临头,竟然揣摩圣意,孤注一掷,派遣一个千户名曰袁洪,跑到北京上疏,奏请易储。

这封奏疏来得很是及时,景帝正为易储之事忧心如焚。接到奏疏后,景帝欣喜若狂:“没想到万里之外,竟然有这样的忠臣!”又假模假样地说:“这是国家大事,应该举行廷议!”心里早就美作一团: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心里正愁不知怎样把易储这事挑明了,广西飞来一道奏疏,解朕之忧,解朕之忧!

廷议之前,景帝就摆明了立场。他先是一道旨意,不但免除了黄矰的杀弟之罪,还加官都督同知。这就鲜明地表示,黄矰杀弟是可以理解的,我作为最高的裁决者,并不认为此事有何不对的地方——景帝欲加害英宗,促成自己一脉永为帝系的野心昭然若揭。

廷议时,王直、于谦等大臣对黄矰的这道奏疏相顾愕然。万里之遥的广西土官怎么如此洞悉朝廷局势?莫非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?此人是谁?有人认为是户部侍郎江渊所为。此人好财货,袁洪大肆行贿,江渊才为其出此一计。但事情的真相已不可考证。

易储事关重大,讨论半天也没论出个所以然来。司礼太监兴安厉声催促:“此事今天一定要出决定下来!同意的就署名,不同意的就不必署名,不可首鼠两端,拿捏不定!”于是拿出纸来,强迫群臣选定立场。

群臣一看事已至此,知道景帝决心这么做,只好妥协赞同。先是大学士陈循、高穀等人签名表示附议。他们受过景帝的贿赂,自然是这个态度。到了王直和于谦这儿,两人面露难色,迟迟不肯落笔,但最终还是署了名。群臣看这两个中流砥柱都签了,也都跟着签了。

满朝文武,愿意的不愿意的都在纸上署了名,大概景帝意旨在此,反抗也是徒劳。也有不署的,他就是吏科给事中林聪。此人耿直,不肯低头,景帝怀恨在心。景帝易储成功后,问罪林聪,将其打入死囚牢,准备秋后问斩。多亏礼部尚书胡濙进言营救,方免了死罪,贬为国子学正。于谦也因署名时犹豫不决而不能入阁,遭到景帝疏远,后来英宗复辟,于谦竟被杀害,成为明朝一大冤案。

不久后,景帝正式下诏,立皇子朱见济为皇太子,改封故太子朱见深为沂王。朱见深不得不搬出东宫,住到他的沂王府去。

这时的朱见深也就是五六岁的年纪,处境好不悲惨。父亲被囚禁在南城,不得相见;生母周氏,出身低贱,在宫中尚能加以照顾,现在出就沂王府邸,远水难解近渴;祖母孙太后有心无力,照顾了这头照顾不了那头。朱见深成了一个可怜的孤儿,身边只有一个万贞儿陪伴照料。

朱见深两岁的时候,孙太后就把万贞儿派做他的保姆。到了景泰三年(1452年),朱见深成为废太子,万贞儿肩负的担子更重了,不仅要照料他的起居,还要保障他的安全。朱见深待万贞儿如同慈母,深为依赖,成为后来成化畸恋的种因。

万贞儿进谗杖责皇后

天顺元年(1457年),英宗成功复辟。朱见深告别长达五年战战兢兢的生活,再次登上太子之位,重新成为大明帝国的皇储。这一年,朱见深十岁,智识渐开,越发依恋比他年长十七岁的万贞儿,片刻不得相离,遂引出一段畸恋。

明朝从成祖开始,习惯把未来的太子妃先养于宫中,待到成年后再与太子婚配,除此之外,并没有明文禁止太子与身边的宫女发生关系,因此那些精挑细选的东宫侍女随时都可能被太子临幸。但这些侍女出身较低,除非生下一儿半女,否则得不到皇室的认可和所谓的名分。

英宗生前,也曾为太子选择配偶,初选得十二人,复选得三人:吴氏、王氏和柏氏。不过在太子眼中,这些经过层层筛选的美人都抵不上陪伴了自己八年的万贞儿。其他侍女更是无法达到万贞儿在太子心目中的分量和地位。若依着太子的主意,未来的太子嫡妃定然是万贞儿无疑的,怎奈万贞儿出身实在太低,无论如何都不具备当太子嫡妃的资格。

不过万贞儿确有这个野心。三十多岁的万贞儿从朱见深被立为太子,到后来被景帝废掉,再到英宗复辟重新当上太子,直至英宗病逝太子即位,长达十五六年的光景,一直都充当着太子慈母和主心骨的角色,她不会不为自己的前途命运考虑。

万贞儿深刻地明白未来的命运系于太子一身,将他牢牢地抓住了,以后的人生就有依靠了。于是在日常生活中,万贞儿竭尽全力把太子照顾得舒服妥帖。日子久了,太子竟对她发生畸恋,难免做出一些儿女之事。万贞儿不但不劝阻克制,反而乐得如此,一有时机就与太子厮混,将太子掌握得牢牢的,对她的话言听计从。

天顺七年(1463年),太子朱见深十五岁,到了婚配的年龄。在三位备选太子妃中,英宗着实难以抉择。这三人经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,算得上大明朝一等一的优秀女子,无论相貌还是人品都是上上之选,如何优中选优,英宗大为费心。

英宗的犹豫不决为后来万贞儿阴谋废掉吴皇后埋下了祸根。天顺八年(1464年),英宗临终之际,废掉了嫔妃殉葬制度,就选太子妃的问题向贴身太监牛玉作了交代。

七月,英宗崩逝乾清宫,太子朱见深即位,是为宪宗,改元成化。尊嫡母钱氏为“慈懿皇太后”,自己的生母周贵妃为皇太后。在钱皇太后的主持下,来自顺天的吴氏成为宪宗的皇后,此女才华出众,品德足以母仪天下。

随后,紫禁城举行了隆重的皇帝大婚,十六岁的吴氏戴上凤冠,成为宪宗的第一任皇后。大婚之日,百官对这位才貌出众的皇后行礼,高呼千岁。吴皇后的脸上也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好像春天盛开的桃花。

普天同乐之际,只有一个人面露鄙夷,嫉妒的烈火盈满胸膛,她就是万贞儿。她原本要利用宪宗对她的畸恋,成为天下第一贵妇人。不想却被来自京畿的一个黄毛丫头占了先,心中如何不恼,直恨得她咬碎银牙。

万贞儿还有另一种隐忧。自己年龄越发长了,一旦日久天长,色衰爱弛,一切美好的想法都成为泡影,而吴皇后不同,她才十六岁,正是花一般的年纪,日子一天强于一天,将来出脱得亭亭玉立,美如天仙,自己这个半老徐娘与她争宠岂不是自不量力,羞也羞死人了,不如趁早将她解决掉,也免去了后顾之忧。

万贞儿拿定主意,便不遗余力地在宪宗面前说吴皇后的坏话,挑拨这对新婚夫妇的亲密关系。按理说,吴皇后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强于万贞儿。但不可忽视最为关键的因素,那就是宪宗的态度。宪宗对万贞儿百依百顺,说啥是啥,这一点吴皇后是无法比的。况且又是新婚,吴皇后对宪宗畸恋万贞儿的事情不甚了解,难免踩到雷区。

久而久之,宪宗经不起万贞儿强吹枕头风,渐渐对吴皇后心生厌恶,早晚也不到皇后寝宫一趟。万贞儿一见离间有了效果,便进一步诱使吴皇后“失态”。她经常在吴皇后面前耀武扬威,不但不把吴皇后放在眼里,还出言不逊地激怒吴皇后。吴皇后一次忍了,再次忍了,最后再也忍不住了,便以牙还牙,对万贞儿大加呵斥。

吴皇后心里暗想,这个万贞儿哪里比我好?长相粗俗,性格泼辣,生就是一副管家婆的嘴脸,让人生厌,皇上怎么会对这样的女人着迷?真是想不通!

带着一丝醋意,吴皇后不再给万贞儿留面子,她要拿起皇后的尊严,杀杀这个丑妇的威风。谁知道,她才对万贞儿加以呵斥,万贞儿竟反唇相讥,大骂皇后不止,祖宗奶奶十八代,什么难听骂什么。吴皇后忍无可忍,下令对万贞儿施以杖刑,直打得丑妇猪狗般嚎叫。

吴皇后做梦也想不到,一时的冲动竟招来弥天大祸。从常理来说,皇后惩罚宫女,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。不过也要张大眼睛看看这个宫女有什么来头。万贞儿是宪宗宠爱的宫女,宪宗对她的宠幸超过宫中任何一个女人,包括要从万贞儿身上立威的吴皇后。吴皇后不明就里,凭着一时意气就胡乱开打,每一杖无异于敲在宪宗身上。

宪宗知道万贞儿挨了打,心疼得不得了,怒火满胸,气势汹汹地到皇后寝宫问罪。吴皇后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,会来事的看宪宗气鼓鼓地来了,就该和颜悦色地把这件事化解了,才算是聪明之举,偏偏看不出形势,宪宗没发问呢,她先哭哭啼啼地说了万贞儿一身的不是。宪宗哪里听她啰唆,当着万贞儿的面,下令杖责皇后,替万贞儿出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