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讲稿 > 司马光第2部 > 正文

司马光【第二部】(十二)相见难,别离难

2015-01-13 19:54:29 作者: 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 点击:

     宋的谏官有谒禁,就是私人交往限制。宋对一部分官员都有私人交往限制,限制出门拜客,或者人家来他家。当时皇帝的秘书,像翰林学士与知制诰不能随便去宰相的私宅。普通官员不能拜见宰相。宰相的谒禁有好处。像宰相的位置太高了,与权力有太多的联系。所以家人与朋友都跟权力有太多可能发生的关系。像北宋末年,蔡京时,谒禁废弛。许多人乐于跑到达官贵人家门房里,给看门送礼。为了能在人家门房签到本上写上自己的名字。当时外地人跑到开封来,回家后,人们向他打听开封。他说只有士大夫贱。谒禁对于降低腐败有好处。如果谒禁有,并切实执行,能说明当时吏治不坏。不过有人也有意见。像范镇就觉得这是不信任宰相。就得给相应的信任。得接近百姓。范镇说这话时,他忘了,真宗时是没有谒禁的。当时有宰相李沆只是端坐,不发一言。不对国家的事发表任何意见。李沆在宋时属于风评非常高。人称他圣相,没口匏。从他的谨慎看得出,有特殊身份的官员,其实谒禁是提防也是保护。谏官也是谒禁特殊的提防对象。不能随便去别人家拜访。也不能随便接待客人。司马光一定能坚决执行的。不过也不方便。司马光喜欢交友,大多能善始善终。这次来开封,与范镇是隔壁的。两同年选择做邻居,就是可以随便交流。司马光是l061年任谏官的。这年初,司马光还没当谏官,跟范镇们在西轩学唱歌。大家都没顾忌。放开了怀喝酒唱歌,结果翻了。司马光不爱喝酒,这次也醉了。进入谏院后,这样的快乐没有了。

    庞籍艰难辞官之路:庞籍是l060年退休。七十岁时,本是法定退休年龄。他不恋栈,早想退了。老念叨。可是这时屈野河西地事件发生了。宋与西夏间发生了小规模的战争。宋损失惨重。作为最高领导人,庞籍得承担起责任。降级免官了。想退休也不敢说了。到山东去工作。一段时间后,正式提出要退。可是仁宗不放他。要让他去定州,去河北前线。得先去开封述职。见到了仁宗,借机,再请求退休。因为新官员怕事,不敢管军队,所以定州的军队不像话。普遍不听号令。定州军队得整顿。庞籍只能去。临走时,跟仁宗约好了,只待一年,一年后就让我退休。一年,真没白干,整顿了军队,庞籍还把当地民间武装管理了起来。当地百姓能打。跟军队不一样。他们要保家卫国。一年到了,庞籍再提出来退休。皇帝只同意回开封,不过还得工作。庞籍接连上表,恳求退休。只好批准了。庞籍退了,就到开封。仁宗给了太子太保的头衔。还允许他可以继续用宰相的仪仗。他过着简单的读书人的日子。按说师生可以有紧密的交往。可是第二年,司马光就得谒禁。二人就不能常常见面。就写信。互相诗作往来。司马光是谏官,有谒禁制度,只好用这种方式来逗老师开心。庞籍也关心司马光。庞籍听人说,朝廷要提拔司马光当知制诰。司马光能被选上,是光荣。司马光高兴。又听说司马光坚辞。庞籍急了。
    司马光撒娇:司马光请辞中说了三个理由。一是才能跟职务要求不匹配。不会写这样的文章。知制诰要写的是高级公文。司马光不擅长写。担心自己要写公文多,写不出来。二是觉得如果自己接下这个,就违背了自己的原则。他提到人事制度应该改革。就是官员队伍要专业化。三是吕公著一辞就能辞掉。跟吕公著比。读司马光给庞籍的私信里,读这些时,会感觉不一样。官方讲的是理,私人信件中讲的是情。司马光好像遇到麻烦的晚辈,向庞籍恳请理解与支持。从小喜欢历史,对于骈四的文章不爱好。当初为了考科举,下过工夫,过了关,再也没弄过。三十年前,您在枢密院,我尽力帮您。后来不用写了。今天我们能读到他对于老师的依赖。在庞籍,能读到多少美好的回忆呀?后来,司马光给庞籍当秘书时,教他怎样写。一幕幕地出现。庞籍心中肯定充满暖流。提到石昌言,论操行才华,都是好的。不过不擅长写这样的文章。结果接了知制诰的工作,出了不少洋相。高级公文出来,就有人挑毛病。挑到时,就得了宝,到处宣扬。石昌言死了三年了,那些好事者,还把小毛病挂在嘴上。司马光说,我还不如他呢。将来肯定成为把柄。人家会笑话是图个利益。这封信中,司马光把四封奏状都抄了,送给庞籍。司马光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,要老师的评判。庞籍读到,我想肯定会微笑着摇头。信后,司马光还撒娇,自己免了谏官职位,心中特别高兴,因为不当谏官了。就可以去看您了。如果真的,就可以去拜见您了。可惜在这封信后,再打五个报告辞,最终辞掉了。皇帝派他做了天章阁待制,就是侍讲,成了皇帝的老师。最主要的职位仍是知谏院。仍然是谏官,还得谒禁。空欢喜一场。1063年3月,庞籍身份虚弱了。司马光派人去看望。司马光挣扎着抄诗,准备送给司马光。司马光看到,眼泪都出来了。司马光知道庞籍来日无多,果然在1063年三月六日,庞籍去世了。
    病彻心扉的祭文:庞籍灵前,司马光含泪诵读祭文。把二人交往的重要瞬间连接了起来。最初的赏识,司马光还是小孩时候,认真听着父亲与庞籍的交谈。庞籍对司马光关爱有加,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父亲去世时,庞籍那么忙,还是抽出时间来写信安慰司马光。更是仰仗着他的提携,一直把自己带在身边。屈野河西地变成了灾难。庞籍在中央的工作组到来时,隐藏了所有司马光有关的文件。这事件牵连的人多,唯独司马光没有受到牵连。这是最出格的事,也让司马光最内疚。在灵前,司马光回顾自己与庞籍的交往,一生不会忘记恩德。当上谏官,近两年,没见到恩师。岂意一朝,忽为永诀。司马光独立了,但是只要庞籍还活着,就是心灵上的依靠。现在没了这种依靠,他彻底独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