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讲稿 > 司马光第2部 > 正文

司马光【第二部】(九)日食事件

2015-01-13 19:36:56 作者: 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 点击:

     仁宗时,l061年五月底,发布了重要的天文预报,要发生日食,到时月亮的阴影将遮住百分之六十五的太阳。当时是觉得上天用日食向皇帝示警。皇帝就要减少吃的莱量,音乐不能搞了。要到偏殿去上班。这是天人感应的理念。其实这时比较准确地预测日食了。如果能准确预测,还能说是上天的示警吗?这里有矛盾。当时的科学水平在挑战了。但是大多数人还在相信它是警告。当时还有人能利用这预测,把日食现象变好事。像如果预报的没出现,就觉得是皇帝的美德感动了上天。还有日食食分不满,说明了皇帝的圣德感动上天了。所以群臣也要行礼表示祝贺。这就是坏事变好事。当时人们习惯了发生日食看不见的时候,要上表祝贺。他们不觉得不妥。按司天监的预报,如果到时发生下雨,日食不见,或者食分不满,负责接受贺表的就是司马光。因为他调到了判礼部事,专门管这事的。工作简单。收表上来,完了。司马光觉得这事不能这样糊涂下去,思想上得弄清楚。司马光打了报告,讨论这事。对两种情况一一分析驳斥。看不见的情况,乌云能遮的小。如果当时首都没看见,别的地方还能看见。如果日食确实发生了,首都没看见,并不可喜。相反说明遮住了皇帝的眼睛。说明国家不但有间题,还更大。如果这种情况下,还上表祝贺,是相互欺骗。第二种情况,食分不满,司马光指出这就是司天监预报不准的情况。如果发生了,更没可祝贺的。政府应该处分他们,提高预告水平。最后提出如果预报不正确,再也不要上表祝贺了。这是五月底打的报告。这个报告是五月二十八递上去的,到了六月初一,两种情况一块来了。未初,日食开始,进行到四分的时候,突然阴云密布了。真的看不见了。怎么认识这次结果呢?负责的部门解释是这种现象不为灾。事情发生后,王畴提出来,不要祝贺。理由是虽然后来下雨看不见了,前边的四分还是看见的。日食是存在的。那说明政治是有间题的。上天给了警示。实在没必要祝贺了。这个结论与司马光一致。但是如果把二人比较一下的话,发现司马光更高明。事前就在讨论这事应该怎么处理,这是预见性的建设工作。这是事前的预警。仁宗改变群臣上贺表的做法:历史文章中常常看到这样的指责,指责古代人的愚昧。其实是拿现在的标准衡量古人。做这种批评的人,其实也在低估了古人。低估的是祖先的政治智慧。不到十年后,神宗即位,终于有明白人出现了。说地震水灾日食等都是天数。是自然的产物。是自然规律,不是人事得失造成的。与统治间没有对应关系。出了这种事,不必过分理会。这明确表达了自然现象与社会现象间的机械互动关系。现在看起来是有觉悟。但是在当时的政治家看来,这种说法是非常危险的。宰相富弼坐不住了,国家治乱在一念间。六十六的老头连夜写了几千字的文章,劝说神宗。说服皇帝不信天人感应是非常危险的。皇帝畏惧的,只有上天。如果连天都不怕了,还有什么事不敢干?在他看起来,天人感应的观念是一个抓手,是劝说皇帝纠正不当行为的重要机会。如果皇帝被洗了脑,不相信了,宰相等拿什么来说服皇帝?皇帝是没管的,除了天。如果还怕天,还是有底线的。正因为这样,富弼才会感到危险。正因为这样,司马光必须维护天人感应学说。而且要看上去更觉得合理。仁宗接受了建议,下令百官不得到贺。再发生类似事件,不必再上贺表了。宋改变了过去的荒唐。这是司马光的贡献。他能持论公允,态度温和,这样的人适合干什么?当宰相还差点,适合做个舆论监督者。

    嘉祐新政为何被淡化?当时宋朝,富弼韩琦们回到了中央,当了宰相,重拾了庆历时代的改革政策。不过这次是静-悄-悄地推开。1055年,富弼回来了,l058年,韩琦出任次相。1063年,富弼丁忧,韩琦接任。这二人是庆历新政的主将。政策也回来了。二人把许多庆历时的政策拿回来了。像加强官员的考核力量。组成审查小组,对官员进行考核。庆历新政的思路是抓干部。还有茶法改革,取消对茶的专卖。允许百姓自由买卖。宋这时还保留着宋前的杂税。此时清理了。结果是四川各州重大节庆原本进奉礼金的。这是一个重的负担。韩琦与富弼取消了。改为不送礼金了。韩琦与富弼的改革目标是还利于民。让百姓获得实惠。一次,仁宗进行大典,合祭祖先。韩琦富弼的宰相府拟定了赦文。条目空前。多出来的都有意施放恩泽于百姓。所有人都觉得是从来没有过的恩德与仁政。一时间,改革成为风气。富弼与韩琦的改革发生在嘉祜年间。嘉祜是仁宗的最后一个年号。完全可以叫嘉祜新政。历史上强调庆历年间的改革。却少谈到这次改革。嘉祜年间的这次改革在历史中只是淡化。其实这种淡化正是二人想要的。因为二人是庆历新政的亲历者与领导者。他们目睹了改革的开始与惨淡的流产。他们知道改革不易。范仲淹去世时,富弼写了墓志铭,曾反思庆历新政,天下太大,间题太多,各种弊端长期积累,想在一年两年内解决所有间题,做到天下太平,不可能。可是当时仁宗是性急,想要一个结果,所以范仲淹等只能匆匆上马。结果只能是改革措施十之八九受阻。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,富弼重回时,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改革进行下去。首先就得低调。改革得实际。要充分考虑到各种因素,要照顾多方利益。第三是要想改革能成功,必得获得皇帝的支持。还得保证舆论导向的支持。就得让合适的人占据台谏官的位置。

    北宋台谏官的作用:台谏官掌握着大宋的舆论导向。力量不能忽视。如果台谏官是为了国家好,就可以理解。可是他们有不好的风气,攻击不过是为了建立自己的形象。小人台谏不过是扣帽子,攻击朋党,宰相就得下台。皇帝最忌讳的就是这个。还有攻击方式是扒你的隐私。最后就算勉强说清了,当了笑料,名声早坏了,还有脸面待着吗?欧阳修就遭到这样的攻击过。台谏官的逼迫之下,宰相就只能沉默了。这样的台谏肯定不是理想的台谏官。理想状态下,台谏应该是相对独立的政治力量,站在长远利益一方。对于危害的力量就得批评与指正。作为皇帝与宰相间的第三支政治力量,台谏官力量低,却应该是积极正面的建设性的力量。得忠诚,得正直,得有全局观。没有比司马光更合适了。“不为宰相,则为谏官”,也有些人不愿意当谏官。像司马池就不愿。司马池推了谏官。他的理由是专门提意见的官,只有两种做法,要么尽忠职守,不怕惹怒当权者。要么气壮山河地提不疼不痒的问题。这两种做法,他都不喜欢。冒死进谏的,不好就赔命。第二种就为升官,品格就下来了。司马池不愿意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