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讲稿 > 司马光第2部 > 正文

司马光【第二部】(七)痛苦的关照

2015-01-13 19:19:49 作者: 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 点击:

     1055年十月,司马光到了太原任职,l057年六月,司马光可以离开太原,去开封工作。他可以重回政治中心,应该是兴奋的。可是司马光心中没有兴奋。相反,是充满了不舍,充满了担忧。不舍庞籍,担忧屈野河西地的没有解决。武勘在押,夏倚停职查办。张御史是要办大案扬名,他的目标是庞籍。他没打算留一点面子。司马光放心不下。辞行时,笼籍安祥,像往常一样聊天饮酒。席间,说的都是从前的事。回忆与司马池的交往往事。只有十来岁时的司马光总会安静地听。现在轮到你可为了,得好好干。还告诉他,我都七十了,真的该退了。唉。司马光知道他想说什么。七十是古代退休的年纪。庞籍早想退了。可是屈野河西地的事,他得承担责任,选择退休,就觉得像是逃避。告别了太原,司马光心中沉甸甸的。离开时,太原是有过梦想的,当初提出计划时,他是想创造历史,太原是理想寄托所在,现在却成了失望之地伤心地。恩师会受到怎样的处罚?他担心。离开时,依依不舍了。到了开封,司马光发现他还是挂念太原。开封所有地方,只要不是办公所在,人们都在谈论。开封人都认为增筑堡寨的计划是兵败的祸根。这与司马光知道的事实完全不一样。他觉得陌生而愤怒,他觉得有必要为河东的同事辩解。他逢人就解释。一是增筑计划是必须的。这儿本来是宋的土地。西夏人的吞食不仅会让宋损失土地,甚至威胁到麟州之城的安全。这种形势下,深入并增筑,可以保卫安全。修筑堡寨没错。他还想澄清的是,二者间没有直接的联系。增筑的计划暂时搁置了。兵败的原因是由于贸然出兵。只带着食物与酒,不是打仗的。他想告诉开封的人,兵败的原因是不谨慎。两件事,他逢人就说。可是没人会认真地听。脾气温和的可能会听,但是表面在听,可是一扭头,立刻还是笑话司马光。

    司马光向皇帝上书:秋天时,武勘夏倚等都被处理了。武勘是监视居住,夏倚去偏远处当了收税小官。庞籍还没,不过,肯定会承担大的责任。司马光怎么能躲着逃避呢?司马光决定要站出来,向皇帝说明情况。告诉他们认为如果有错,我也有责任。先是给皇帝上了一封疏。说失败的原因在于毫无准备。不在于修堡不在于过河。他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。我却听到的是擅自修堡,导致损兵折将。我想来想去,觉得其实这事的原因不在庞籍,在我。是我代表他去麟州视察后,跟麟州官员商量后制订的计划,并向庞籍建议的。我应当受严厉的处罚。现在把责任归在他头上,我不能置身事外。恳请庞籍的本心,不为个人私利,饶恕他。只治我一个人的罪。请求惩罚自己。这儿,我们还能看到他的不甘心。他一生都反对是因为修堡导致兵败。这一年十一月,庞籍剥夺了节度使,调往山东当知州口节度使是荣誉头衔。对于文官来说,好处是工资高。这对于庞籍来说不算大的处分。庞籍看得开。他担心的是司马光,不希望他受到任何牵连。这一点上,他是成功的。专案组调查时,他抽走了司马光的资料。专案组找不到司马光的错。庞籍肯定得意。司马光却怎么可以安心?他怎么能够做到无动于衷呢?司马光再次向皇帝打报告,主动请求处分。
    司马光的纠结:可是没有下文,皇帝不理他。皇帝去找宰相大臣们。求他们处分自己。司马光需要惩罚,来证明没有背离同僚没有背离恩师。但是对于这个请求,我们静下心来想想,专案组把藏匿文书作为旁证,他们知道司马光在事件中。更知道司马光是庞籍的亲信。但是这些人好像跟庞籍达成了默契,就是给司马光清白。他们闭上了眼睛,塞上了耳朵。有人劝他,难道是饰伪以采名?沽名钓誉?这一下子提醒了他。吓怕了他。他不敢再说了。其实在别人眼中,他司马光都是屈野河西地唯一的受益者。有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。所有相关人员受了处分,只有他被撇清了。再多说,就让庞籍前功尽弃了。可是,不管怎么样,是司马光万万不能拒绝了。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出卖了恩师与挚友的人。他简直魔怔了。只要有人正眼看他,都觉得心虚。他觉得自己在风暴中。自己甚至就是利益纠缠的核心。庞籍告诉司马光,这是必须的。
    庞籍的爱:后来证明庞籍是正确的。这个案件中受到处分的夏倚,被贬。后来,受到宰相们的推荐,到馆阁参加考试。也考过了。可是报到皇帝处,就有两个御史出来批评了。说他素无学术,尝任麟粹败事。曾受过处分。真正挡住他的是后一条。这成了他一生中的污点。夏倚也不一般。太太是太宗的女儿的女儿,得了宰相的推荐,就是因为历史间题被挡住。这是屈野河西地间题十年后。这时皇帝都换了三个。是神宗当皇帝的时候了。历史的污点却挡住了升迁之路。这不得不佩服庞籍的眼光。司马光没办法不鄙视自己。司马光的痛苦积聚。他需要宣泄排解自己的痛苦。后来司马光几次想给夏倚写信,可是觉得自己在开封,对方在远处被贬,怎么好意思去打扰?所以只好不理夏倚。实在是觉得不配与夏倚交往。就在1058年夏,司马光竟然收到了夏倚托人带来的信。看到后,司马光知道他并没有被抛弃。原来大家理解他。盛夏中,他读着信,一定是流泪地读,并酣畅回信。甚至附上纸,别纸附书。这些保留在文集中。1058年夏,司马光经历了最大的煎熬。别人眼中他一帆风顺,四十岁时,做到了开封的推官。司马光还处在道德原则与现实政治的纠结中。他萌生了去意。他请求去外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