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讲稿 > 司马光第2部 > 正文

司马光【第二部】(六)兵败真相

2015-01-13 19:03:24 作者: 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 点击:

     庞籍下达计划时,修不成了。三万大军回来了。没藏讹庞走时,这儿安静了,才给了修堡寨的机会。可是想要大的动作,单靠麟州不够,还得得到庞籍的批准。这时,契机出现时,司马光刚好巡边到了这儿。这时麟州是兴奋的。于是司马光向庞籍报告了。但是要真正开工,就得等批准。得等军队派来。当时从麟州到并州,大概有六百里。司马光再快,也得十天。司马光批准后,再派人到麟州送公文,时间就过去了。庞籍的公文到了麟州时,没藏讹庞的大军回来了。他们失望了。想为国家收复失地,却做不成了。庞籍应该派三千禁军来,与五百厢军来。这些只能是建立在三万大军没回来的基础上。现在即使来了,就算五千宋军来了,也与党项军无法打。麟州守官看到边境情况无可挽回,有多无奈。六百里外的太原,司马光还沉浸在欣喜中。今天可以想象这一幕。当时却隔了六百里,不知道。这种时间差,在历史上是一幕幕上演。当时司马光对形势一无所知。知道时,情况糟到极点。战争就惨败了。二军在断道坞激战。一千四百多宋军参战。郭恩等将领战死,387人阵亡。损失战马280匹。

    断道坞之战为什么会发生?这场仗中,有一个对于军事一点不通,却非要干预战争的宦官,走马承受,常是皇帝派去前线的负责传递信息的职务。黄道元是宦官。带领一支差不多一千四百人的军队去。还有麟州长官武勘。郭恩的第一反应是取消此次行动。黄道元却不干。郭恩是军人出身。他最受不得冷言冷语。在黄道元言语刺激下,沿着屈野河北上,看到西夏人的军队在动。甚至听到了战鼓声。他们断定是西夏人。可是黄道元说这是编理由。逼着郭恩前进。天亮前,陷入了重重包围。结果是武勘逃了回来。黄道元是失败的罪魁祸首。郭恩与武勘的地位都比他高。但是狐假虎威时,他们是怕的。有更大的间题是,这支军队为什么会出城?是谁下达了让他们出城去屈野河西地去的命令?要追究这个间题,是损兵折将得有人来承担责任。
    庞籍应该为兵败负怎样的责任?谁来承担责任?河东路最高军事长官,庞籍是跑不掉的。但是他应该承担何种责任?如果这只是例行的巡逻,或者是自作主张,庞籍就只是领导责任。如果是他指挥的话,就是指挥出了问题。还有司马光。这支军队究竟为什么要出城?原因今天在史料中有两种说法。一种是李焘的说法,确实是奉了庞籍的命令。就是要增筑堡寨。他们是去勘察。原话说的是派司马光去巡边,司马光上了建议。于是他们往按视之。意思是庞籍同意后,他们以巡边为名,去勘察。勘察是目的。庞籍的指令是郭恩们出城的直接原因。庞籍就应该负主要责任。而代表他去的司马光也要负主要责任。这是第一种说法。第二种说法就不太一样。西夏使者正跟庞籍谈判。主要是贸易战在起作用。西夏人主动来并州,来与庞籍谈。在领土上做出让步。庞籍主张尽量避免军事冲突。按庞籍的计划,本来顺利,过程中,发生了断道坞之战。郭恩这名武将,恃其勇敢,带队出城了。结果遭到伏击。武勘逃出来后,说了谎话。说是为了去勘察,结果遭到伏击,这是司马光在墓志铭中写的出兵原因。l064年,又请王圭写了神道碑,说法与墓志铭基本一致。说是庞籍批准了计划,实际没修。不久,西夏兵就集结了。宋军应该静待其动,没想到郭恩他们擅自出兵,想出其不意。结果被打败了。断道坞之战,庞籍只负领导责任。到底哪个更合理?如果按先后来看,墓志铭与神道碑在前,李焘的在后。李焘肯定看过墓志铭。李焘是严肃的历史学家,是司马光的超级粉丝。他的历史书就是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。他采信的是正是司马光认为武勘推卸责任的说法。出兵原因上,是小小的间题。李焘没认真推敲。只是按时间顺序,顺着写下来。文字中,时间就像是逻辑顺序。站在司马光角度,就大不一样了。站在司马光的角度,就实在有必要去分。因为他本人就纠缠在这里。庞籍是父亲一样的恩师。事实上,他也是重要的当事人。司马光有没有为了推卸责任与偏袒庞籍?我倾向于相信司马光。一个理由是时间问题。司马光是三月三十,在丰州口应当在三天左右后达到麟卅l,再动身返回,就应该到了四月五六日。再快也得十天回到并州口庞籍批准的时间也不可能立即发生。批下来后走公文手续,再递回麟州,可能时间要快些,可能四月二十后,这时就已经集结了。增修堡寨没实行,是实情。庞籍接到报告后,应该有指示,告诉不要动。这时庞籍更有必要维护和平。这种情况下,庞籍怎么可能让重启这个计划?在这种形势下,庞籍只能按兵不动。郭恩巡边,只能是例行公事,与增修堡寨无关。我相信司马光是君子,不会撒谎。他也给学生座右铭,一个字,诚。我相信司马光关于断道坞出战的原因,我相信他没说谎。不过,增修堡寨的计划确实有过。他们判断的边境局势间题,是可以重启。司马光其实是太过纠缠了。司马光与庞籍之间的情感纠葛:战争发生在1057年五月五,六月就调回京城,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庞籍的。过去十二年一直在一起。司马光一直跟着他十二年。司马光这时却走了。为什么?这只是正常的调动。庞籍不想让司马光待在危险之中。黄道元被抓了,党项人放回了他。宋专门调查这事。御史是新任的,非常想出名。要靠纠错来扬名的。他想在这事上做文章,想做大。攻击庞籍。必须将出兵的问题与战败的问题,与增筑堡寨的问题做大,这样司马光就逃不掉了。庞籍实在不想这样。于是做出了决定,在呈送给御史大人的文件中,拿掉了与司马光有关的文件。包括派他巡边的公文。张御史的专案组七月底高效完成。夏倚受到贬官处分,派去边远处收税。十一月,庞籍的处分也失去了。调任青州知州口一是擅自修堡寨,二是藏文书。就是所有与司马光有关的文书。这条罪是庞籍为了保护司马光故意犯的政治错误。这是政治上的冒险,也是他站在父亲与老师的角度做出的安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