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讲坛下载网

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百度搜藏 搜狐微博 QQ收藏 百度贴吧 开心网 百度空间 复制地址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讲稿 > 成败论乾隆下部 > 正文

成败论乾隆(下部)(七)君臣赌局

2015-01-06 20:45:18 作者: 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 点击:

    乾隆本人缺乏清醒认识,在晚年,沉迷于皇帝的排行榜。将皇帝的数据来比较证明自己的伟大。像他写过《古稀说》,说他是第一个活到七十岁的人。他之前,历史上活过七十岁的只六个。跟他比起来,这六位都在统治上有缺陷。只有他的统治完美无缺。因此他综合排名能排到第一位。乾隆四十九年,又宣布一个纪录,得了玄孙,从此五代同堂了。乾隆五十年,又宣布,创造了另一项纪录,所有年过七十的皇帝中,他在位时间五十年,比别人都长。乾隆五十五年,八十大寿,更是来了个综合排行,证明历史第一的地位不可动摇。三个活到了八十岁,只有元世祖与他有得一比,不过也有一条不如他。他五世同堂,元世祖没做到。乾隆七十大寿,七十五大寿,八十大寿,这是十年间最重大的事。一次比一次隆重。乾隆五十五年八月二十二乾隆在大殿中批阅奏折。主要是贺寿的。折子的内容千篇一律。乾隆看起来还是津津有味。他百看不厌。不过看到其中一篇时,惊奇了。是尹壮图写的。一直是京官。在奏折中写了什么?现在的议罪银制度得废除。这是高级大臣犯错,皇帝还想用,就罚银子。和砷把他制度化了,所有过错都能罚,尹壮图说这个弊端极大。纵容了腐败,助长了违法乱纪。各地官员拼命用公款,透支也不在乎,顶多罚个议罪银,早晚国库会掏光。大臣反映负面情况,早期经常出现,中期国家极盛,少了。大家很少提批评性意见。乾隆觉得有点刺耳。毕竟他提醒自己不要生气。要有纳谏之虚怀,所以在下面批了,不为无见。其实他自己也清楚这个制度容易产生弊端。难免有重处的大鱼漏网。坚持它,也有难言之隐。因为零花钱来自这里。取消它,手头就会紧。更何况制度好坏关键是看执行。他想凭自己的英明,会降低风险。所以他批了,不能谁犯错,就关进监狱,所以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他提出大臣上疏,要有理有据。你到底有什么凭据说各省的Ⅲ}政有亏空?因此,乾隆批了,令指实覆奏。这就引发了君臣赌局。

    乾隆帝要与尹壮图打睹:当天谕旨发给了尹壮图,第二天就回复了。这一回复,更气坏了乾隆。老太监看到这样,赶紧递上茶。乾隆稍微平复了。尹壮图说,之所以上这道奏折,从北京到云南,回家发现严重的间题,确实各个省,都有Ⅲ}政亏空情况。一旦发生战争或饥荒,后果不堪设想。而且,更严重的是,大清的官僚体系腐烂透了。我确实没有实际的证据,没有权力去实际调查,没真凭实据,要不,您派信得着的满族大臣,去外地暗访一下,马上会水落石出。乾隆批了,就好像百姓都活不下去了。批完了,喘粗气。也难怪他生气。他天天勤奋工作,天天批阅大量的奏折,可以说是殚精竭虑。要说局部间题或许有,但是不过是局部的间题。但是你把大清各省一网打尽,把政局描绘得一团漆黑,就否定了统治的成绩。他说在位五十五年来,确实勤政爱民,对得起百姓,百姓也拥护。对尹壮图,印象不错。勤恳负责。中进士后,官升得慢。一直在闲职上晃。最后还是乾隆提他为侍郎。按理说,这人应该感激,可是在八十大寿时提出这样的荒唐事件。他分析尹壮图的动机,可能是自揣学间平庸,想借此出出名,赢得为民请愿的名声。甚至想名利双收,那就派你去勘察。于是让满族大臣庆成跟着一起去山西盘查仓库。倒要看看这大清天下,仓库是满的还是空的。如果是空的,我承认五十五年白干了。如果仓库是满的,说明你所说不实,得逃不了欺君之罪。大家都要看看结局了。
    乾隆五十五年真实的政局:二人做出完全相反的判断。乾隆五十五年的政局到底怎么样?尹壮图没有说谎。之前确实一派大好,政治清明,百姓安居乐业。但是,到了乾隆五十五年,形势大不同了。有朝鲜使臣来朝见,回去汇报所见所闻,说官员们廉耻都丧……上下相蒙,曲加庇护。每个官位都有公开的标价。本朝人更清楚了。章学诚说,上下相蒙,始加蚕令,渐至鲸吞。整个官场腐败了,上下欺骗,对国库一点点地吞食直到鲸吞。稍知自爱的,不过十分之一二。这一二个人在官场被排挤。搞得不得不与他们同流合污。尹壮图是出于忠心。在京为官二十多年,一直听信朝廷的说法。虽然也听到一些传闻,应该不过是局部现象。这次回云南老家,打破了定式。再不管真不行了。所以上了这道奏折。乾隆晚年腐败确实令人触目惊心。为什么乾隆不加以注意?因为越到晚年,他越有心理定式,他的盛世是铁打不破的。成绩是主要的,间题总是局部的。乾隆是聪明的人,为什么都看到了,他却看不到?因为他成了洞穴人。这种情况下难正确看待自己了。古代皇帝更容易这样。周边小人太多。早年不敢欺骗他,晚年爱听奉承话,周围人就会爱报喜不报忧。尹壮图的负面消息就太意外了。大清朝野都关注了局势的发展。乾隆的这个赌局游戏规则却不公平。乾隆不同意他的做法,不暗访,还要求他们每到一处,得快马通知地方官。这样做,为什么?因为难保会有两个省有亏空。真查出来,脸往哪儿放?乾隆认为亏空是局部,是可控的。尹壮图认为是普遍的。要公开查,结果当然可想而知。所以胜负就定了。皇帝的命令下了,赌局摆上了,形式还得走。庆成带着尹壮图上路了。乾隆还指明庆成的花销是报销的。尹壮图却不能报。自己负担。于是庆成大摇大摆走在前面。尹壮图孤零零跟在后面。来到山西大同。大同的地方官早接到通知,准备充分,调查当然无悬念。数目分毫不差。
    乾隆帝给尹壮图定下死罪:尹壮图知道怎么办了,学会说谎了。用沉痛的语气写了检查过程与结果。事实证明错了,冒渎圣听,经过事实教育,深刻认识到对政局认识是错误的。恳请回京治罪。这满足了乾隆的需要。乾隆下谕旨,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。尹壮图是错误的。“其希荣卑鄙之念,朕早已灼见其肺肝。”肚子里的小算盘早看清了。尹壮图其罪甚大。不过乾隆感觉这个罪状不足以服众。于是继续调查,派人查了一圈,找到另一罪证。他老母七十多,放在云南没接来北京,这是大罪,孝道是人伦之首。无君无亲,还有更大的罪过吗?交给刑部审理。判了死刑。皇帝终审判决,我仁慈,一直是有则改之,因此,仍然让他做内阁侍读。仍让他当京官。这是证明自己一贯正确。定性从重,处理从轻。不过,百密必有一疏,乾隆忘了当初定尹壮图的罪过一条是没去老家孝母。好在尹壮图知趣,感激后,回家奉养老母为名,奉养母亲。乾隆只好放他走人。乾隆五十七年八月,领圣恩回家养母亲去了。赌局就这样尘埃落定。乾隆如果虚心一点,尹壮图的奏折就让他看到本质,可惜他推动基本的反思能力。乾隆从谦虚到晚年的自大,让人惋惜。不过乾隆始终励精图治,即使四十五年后,仍坚持批阅奏折,这已经达到人类意志力的极限。康乾盛世基本终结了。